沧州二中全国励志教育现场会召开[5-10]   欢迎访问“2015年全国会议”专题[8-25]   欢迎访问“第三届全国优秀导师50强”专[8-25]   欢迎访问“‘三大步’创始人王军横渡琼[8-25]   欢迎访问“践行尊重 播撒温暖”专题[11-24]   欢迎访问“当校园遭遇手机”专题[11-18]   欢迎访问“诚信—生命的重中之重”专题[11-18]   欢迎访问“24节气的奥秘”[10-20]  
阅读内容

汪国真书画作品

[日期:2011年05月04日] 来源:人民网 [字体: ]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中国励志教育网按:汪国真不但擅长诗歌,还会书画和音乐,而且造诣很深。)

 

    又见汪国真。又见汪国真。

    做这个采访之前,脑海里总萦绕着这句话,千回百转,挥之不去。

    以前并没有见过汪国真——然而,那次第,又怎一个见字了得!10年前,当“汪国真风潮”席卷而来时,正读高一。《年轻的潮》,《年轻的风采》,《年轻的思绪》……铺天盖地的汪国真诗集,和无数年轻的心灵。摘抄本里满是他的小诗、短文,同学借汪诗相赠表达情谊也成为一种时尚。那样的青春的梦幻是不知不觉中消磨掉的,然而,如今回过头来,才发觉,其实不经意间,汪国真已是成长道路上不可绕过的一个名字。

    打开尘封已久的汪国真诗集。“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如果你是壮丽的晨曦,不必问我的浩瀚在哪里;如果你是峥嵘的峰峦,不必问我的岩岫在哪里……”“年龄,总是如期而来。忧愁,总是不请自来。不幸,总是突如其来。而你,为何总是不来。”多年不曾念过、不曾记起的篇章,却原来还能够只看了开头,就径自背诵下去。如同那首老歌里唱的:“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忽然觉得这次采访的意义并不普通了。它不仅是一件公事,而且,对于我个人,对于如我一样的这代人来讲,也是一次对少年心情的整理吧。10年一觉扬州梦。当年的汪诗的读者已长大成人,而汪国真自己,别来无恙否?

    盼望而又惴惴地,采访一拖再拖,终于到了新的一年。新年的第3天。天很蓝,风很大。民族饭店的大厅里,温暖如春,还残留着圣诞和新年的喜庆气息。汪国真终于走过来了。在他推门而进的一瞬间,就认了出来。是的,是汪国真。黑色的大衣,儒雅的面容,文质彬彬的眼镜。和多年前的照片相比,风采依然,笑容依然,温和依然。只是,更多了一些人到中年成熟沉郁的气质。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攀登书法高山

    “最近在忙些什么?”最普通的,然而也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这几年主要精力放在书法上。”

    尽管曾耳闻过汪国真近年主攻书法,并颇有造诣,然而看到他带来的字幅还是情不自禁地发出了惊叹之声。乍看笔画舒展,章法潇洒,疏密有致,细赏稳健刚劲,豪迈磅礴,又不失典雅之美。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石宪章先生称汪国真是“书法界一颗璀璨的新星”原来并非谬赞。

    令人惊讶的更在于,汪国真的书法功底起先并不算好,这些作品都是近年间刻苦习练的成果。汪国真坦诚地说:起因很简单,因为字不好,而许多社交活动包括签名题词都需要一手过得去的字,于是于1993年左右开始练字。先临欧阳询的楷书,然后是王羲之的行书,然后是怀素、张旭的草书,并参照了毛泽东书法的篇章布局。那时为了有更多的练习机会,索性书信往来也改用毛笔。最初只是为了把字写得更好点,但写着写着就逐渐有了自己的风格,逐渐成了自己的一项“专业”了。

    说起汪国真的字得到认可,还有两件逸事。有一次汪国真邂逅一位收藏家,席间谈话时收藏家忽然说:“我那里有你的字。”汪国真十分惊讶,“我并未卖过字画,也与你素昧平生,此话从何说起?”原来,该收藏家是从汪国真与一朋友的书信往来中收集的。还有一次,汪国真在琉璃厂的一家古字画店里看到自己的两页信以千元高价待沽。这时,汪国真才恍然大悟:原先只是自娱的书法作品已流落在外,并得到了行家的认可。暗自惊喜之余,却也不免从此后再不敢轻易用毛笔传书了。

    汪国真当初是以抒情诗、哲思短语走红文坛的,然而很少人知道,他在旧体诗词上也颇有造诣。近年间,汪国真创作了许多旧体诗词。“踏浪觉山耸,凌岳感潮舒。松边云下畅饮,山海入一壶。”(《水调歌头·登山》),“抛却身边急慢事,且来先赏涛声。浪花飞溅壮心旌,北国枫叶老,南海涌如城。”(《临江仙·听淘》)“登高远眺,海天色,一片苍茫无际。风劲涛鸣,何处问:多少英雄来去?”(《念奴娇·观海》),这些词都受到了好评。王国维曾云:诗之境阔,词之言长。而读汪国真的作品,却觉得恰是反其道而行之,他早期的抒情诗相比较而言更婉约缠绵,而他近期的词作则更觉恢弘大气,豪气干云。与汪国真探讨个中原委,大约不外有三:其一,“文章渐老渐熟”,这与年龄、阅历的增加有关;其二,汪国真近年多喜旅游,词作多写登山观海之事,自然走豪放一路;另外,更重要的是,近年对书法的习练也影响了心境和作品,豪迈的书法作品与恢弘的词作互为印证、补充,共同诠释了汪国真近年来有所变化的风格。

    新诗、旧词、书法,当汪国真在这些领域都能游刃有余时,命运又一次对他绽放了微笑,他开始了事业的另一个向度的发展。在庐江,周瑜陵园请汪国真撰写碑文;在洛阳,当地最高档次的龙门宾馆大堂里是汪国真手书的自己写的词:“昨日龙门景里行,晨来又到牡丹城。月天谁可写,无笔能。”而在山西运城,汪国真为运城大酒店题写的《风入松·运城》镌刻在长12米,高1.8米的汉白玉墙壁上:“河东自古多高贤,回首桑与盐。永乐、通鉴眩人目,普救、铁牛动心田。子安文章百世,云长肝胆千年。五老经此也留连,望鹳雀奇观。黄河九曲皆历史,尧舜一脉是云烟。舞剑南风伴酒,抚琴秋风入弦。”该词每句均含有关运城的典故,共计16个,如永乐壁画、司马光的家乡、普救寺的遗址、铁牛的传说等,可谓“无一字无来历”。观其字,汪洋恣肆,可见城市气势;读其词,字字有典,可晓当地掌故。这首词和这面壁现在在运城可谓家喻户晓,在某种意义上已成为运城的标志,而酒店老总的朴实话语更能形象地传达人们的感受:“你的字,震得住”。

    汪国真曾在一首诗里说:“从别人那里,我们认可了自己”。的确,汪国真的诗作就是先在读者中悄然传播而后掀起热烈反响,然后才影响到媒体的,他的字也经历了相似的境遇。近年间,他先后为《北京日报》、《北京晚报》、《羊城晚报》、《劳动报》等题写刊头,为上海印钞厂印制的邮币纪念册题字并创作内文诗词,为韩国大韩旅游公司题写旅游图,为五台山、九华山等名胜风景创作诗词、书法作品。近期,汪国真还将为一家省会报纸开辟书法专栏。

(诗成名后,汪国真的社会活动频繁,饭局上经常有人要求他留下墨宝。因为他的毛笔字写得很丑,于是他决定每天练一小时,练了一年后出山。汪国真说自己集中临摹了欧阳询的楷书、王羲之的行书、怀素的草书,形成了现在的字体,就像他的诗里有“李商隐的警策、李清照的清丽、普希金的抒情、狄金森的凝练”(汪国真语)。有人夸他的字像“毛体”,汪国真微笑着说:“气势和章法上有点像。”

 

阅读: 次            录入:admin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下一篇:没有了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内容查询
搜索: